您的位置: 德兴信息网 > 育儿

破修武帝 第303章、我打你,如何我-

发布时间:2019-10-15 12:37:51

破修武帝 第303章、我打你,如何我?

“一种能量突破了一种界限,就达到另一种高度?”那刻,萧鸣喃喃地念道,脑海里浮现起一幕幕景象,在身前,出现了一片汪洋大海,时间飞速地变化着,片刻不到,整片汪洋大海全部干了,海洋成了枯田。

萧鸣一震,突然间,他发出了疑惑:这些水到哪里去了?

这个疑问一闪而过,萧鸣却怎样都无法平静下来,他苦苦地在思索着,而在此时,透过一股股云雾,萧鸣一震,他见到那一片片被魂化的海洋,这些海洋都有一股灵魂,正是被萧鸣的魂息炼化的。

萧鸣望去。

见到这一片片海洋不停地沸腾着,离开了大海,然后朝着天空中飞去。

不错,在那天空中,到处都是海水。

只不过,这一股海水,却不是液体,而是一股汽态,萧鸣想不到,平时极其常见的,湖海干枯,竟然有着如此奥秘,这些海水不是消失了,而是化成了一种气态的存在。这个现象,从古到今,都没有任何人提出来,但却在这本《越灵经》里面呈现了出来。而萧鸣正是利用炼魂大=法,将这些奥秘看得清清楚楚。

突然间,萧鸣一震。

只见半空中,那一片片气体的海水,竟然全部被冷凝成一块块冰苞和雪花的存在。

轰隆!

一阵阵雷鸣声响起,天空中的冰苞和雪花哗啦啦地飘落了下来,坠落在半空中时,纷纷地融化为雨水,再滴落在那一片片枯田里。片刻不到,原本枯竭的田地,又再一次充满了海水。

“这!”

萧鸣僵住了。

他想不到,这原本是海水的存在,竟然会升华为气体,再冷凝为固体,然后再溶化成液体。

“这就是《越灵经》的第二阶,能量是永恒平衡的,不会消失,只不过从一个地方转移到另一个地方!”萧鸣几乎是下意识地道了出来,那刻,他全身都在沸腾着。

《越灵经》提出了两个法理。

第一个,就是某种能量突破某种界限,到达另一种高度,就是量变引发质变。

第二个,就是能量永恒平衡,只不过从一个地方转换到另一个地方而已。

这两个法理反复地在萧鸣脑海里浮现和交差着

,猛然间,他伸出了左右双手,左手上凝聚出一道冰息,右手上凝聚出一道火息,突然间,他双手凝聚在一起。

嘭!

一声轰鸣,那刻,左右两手上的冰火灵息彻底地凝聚在一起。

轰隆!

当两股再正常不过的灵息团凝聚在一起时,让人惊讶的事发生了,只见半空中,以萧鸣为中心,三米内所有的能量全部被吸纳了过来,这些能量不停地融化和凝聚,然后量变引发质变,一瞬间,原本是冰息和火息的两股焰,一瞬间就形成了冰火之剑。

萧鸣手执冰火之剑,狠狠地一挥。

逢!

一声刷鸣响起,冰火之剑狠狠地刷过,整个海洋都被活生生地轰砍成两半。

而萧鸣也在此刻逸了出来,他站在那里,惊讶地望着这一切,他伸出双手,还能感受到那一股股能量沸腾的动荡。

“xiǎo鸣,你终于领悟了《越灵经》!”

梦冰云的声音激动地响起,那刻的萧鸣,眼里闪过一丝激动。

他想不到,这一本武学堂联盟的经书,竟然是如此的厉害!

“恐怕就是你哥哥,也无法在片刻领悟到!”梦冰云的声音丝毫也没有掩饰着对萧鸣的赞扬:“xiǎo鸣,你是最强劲的存在!无论是天赋,还是际遇,都让人惊赞!”

“冰云……”

萧鸣的灵魂逸了出来,他进入了心灵空间,在那桃花盛开的季节里,他见到了那个优美的倩影,正是梦冰云。

萧鸣走了上去,将梦冰云挽在怀里。

“咯咯……”只不过,梦冰云却挣脱了萧鸣的怀抱,她不停地往前跑去,一边跑,一边回头咯咯地笑道:“xiǎo鸣,你捉不到我的灵魂……”

“呵呵……”

萧鸣的孩子心不禁涌了出来。

那刻,他追了上去,紧紧地跟在梦冰云身后,他随手都可以捉住梦冰云,但却一直没有出手,就这样,他让梦冰云欢快了一整天,当黄昏降落的时候,萧鸣抱住了梦冰云,只不过,渐渐地,怀里的梦冰云竟然消失了。

“冰云……”

萧鸣叫了一声。

但没有任何回答。

萧鸣清楚,梦冰云的能量耗尽了,她又开始沉睡,不知道她沉睡到什么时候,才能再次醒来。

“冰云……”

萧鸣喃喃地説了一句,他突然下达决心,就是有一天,要将梦冰云带出来,让她拥有灵体!

…………

“娘亲,你一定要为我作主!”

此刻,在宏运贵族候府上,彭建的哭声响起,只见在殿堂上,一名少年跪倒在地上,不停地哭泣着,而在他身前,坐着一名尊贵的夫人,那夫人,正是宏运候的荣华夫人,也正是皇贵妃妲妃亲自册封的七品夫人。

要清楚,陈鑫的母亲,也只不过是一品夫人而已。

“建儿,怎么了?”

荣华夫人紧紧地问道。

“娘亲,陈吴平民候的少候陈鑫出手暴打我……”彭建説着,并且卷起了衣袖,露出了那一道道触目惊心的伤痕,荣华夫人看了,脸色阴沉了下来,冷冷地道:“这个陈鑫,区区一个陈吴平民候,也敢如此嚣张?”

“娘亲,这个陈鑫,他之前强奸民女,从而被逐出家门,但最近,他又回来了,这一次,他身后有人帮他撑腰!”彭建死死地道。

“谁?”

“萧鸣。”彭建眼里全是怒火,他咬牙咬得切切作响:“娘亲,你一定要为我作主,孩子被他们两人联手欺负……”

“这个萧鸣有什么背“他……”彭建眼里闪过一丝怒火,他道:“他只是一个低贱平民!娘亲,你一定要为我作主……”

“岂有此理!”

荣华夫人听到“低贱平民”时,脸色冷沉了下来:“区区一个低贱平民,也敢公然挑战我们宏运贵族候府?简直就是找死!建儿,你放心,我现在就去禀告皇太妃妲妃娘娘,立即出手,教训陈吴平民候!区区一个平民候,竟然敢犯我贵族候,他眼里还有皇法么?还有刚妃伦常么!”

荣华夫人怒了。

而那刻,彭建眼里闪过一丝丝狠毒的光芒。

…………

萧鸣在修炼着。

“萧公子……”

正在此时,一阵阵焦急的声音响起了,萧鸣一动,他的灵魂逸出灵画,睁开眼睛,然后走了出去,在殿堂处,一名脸色苍白,眼里惊慌的家丁站在那里,东张西望着,他正是陈吴平民候的家丁。

“怎么了?”萧鸣淡淡地问道。

啪啦!

那刻,家丁跪倒在地上,焦急地道:“萧公子,陈吴候府出事了!”

“出了什么事?”萧鸣问。

“宏运贵族候的荣华夫人,向皇太妃妲妃娘娘进宫,告了我们陈吴平民候,妲妃娘娘怒火,説要惩罚我们陈吴平民候府,此刻,荣华夫人随着紫禁兵来到了我们陈吴平民候府……”

“嗯。”

萧鸣diǎn了diǎn头,陈鑫是他要培育的人,他没有怠慢。

身体一逸,飘浮在半空中,只是一闪,下一秒就消失不见了。

而在此时,陈吴平民候里。

在殿堂里,一名衣着华丽、身体赘肿、脸色冰冷、眼里含着一股不怒自威光芒的贵妇坐在殿椅上,不是别人,正是荣华夫人。而此时,一名少年紧张地走了进来,他刚进来,荣华夫人就冷然一喝:“立即跪下!低贱的平民候!”

一声响起,那刻,陈鑫脸色一阵苍白,啪啦一声跪倒在地上。

荣华夫人冷冷地望着陈鑫,这一招声势夺人,就是专门用来压压那些低贱的平民候的。

“畜生!光天化日之下,你竟然敢强暴民女,事后还残酷地杀害对方,造成一家人的亲离子散,你眼里还有王法吗?”荣华夫人冷冷地道。

“我……我没有……我是清白的……”陈鑫想説什么,而此时,荣华夫人又冷冷地道:“你还敢抵赖,你竟然説你是清白的,那么你如何证明?畜生,你不知礼义廉耻,却不也懂得尊卑贵贱么?宏运候是贵族候,而你只不过是区区的平民候,你竟然敢出手打宏运少候?你是活腻了么?不要告诉我你有什么人撑腰,我告诉你,大夏王法就是这样,一切都论地位,区区一个平民候,打了贵族候,哪怕你有天大的理由,也得拉出去五马分尸!”

荣华夫人声势夺人。

那刻,陈鑫眼里全是怒火。

而此时,荣华夫人又冷冷地道:“大夏王法,低贱的平民候进犯高贵的贵族候,全家都得受到牵连,不只是你一个人被五马分尸,而且整个陈吴平民候,上上下下三百人口,包括你母亲、父亲、姥姥,都得被凌迟处死!”

听到这里,陈鑫眼里多了一丝丝惊恐,他浑身都在颤抖着。

“现在,我给你一个机会,就是承认自己当年奸=杀了民女,这样,我向妲妃贵妃娘娘説明,只处死你一人,避免诛九族的悲剧!”荣华夫人语气缓和了下来:“一人做事,一人当,如果你还是一个汉子,那么就在这上面画押!”

“我……”

陈鑫浑身颤抖,但只要一想起母亲和姥姥,他就一咬牙,走了上去,正欲在那白纸黑字上画押。

“不要画……”只不过,就在此时,一阵声音响起,只见大堂上多了一道身影,正是萧鸣,他从陈鑫手上夺下那张白纸黑字,一步步地走向荣华夫人。

“大胆叼民,你想干什么!还不给我下跪!”荣华夫人冷冷地喝道:“你敢如此盯着我?你不知道我是贵妃娘娘身边的红人么?你不知道我是七品夫人么?你不知道我是贵族候么?”

啪!

那刻,萧鸣狠狠地一巴掌劈打了上去,打在了荣华夫人的脸庞上:“我不但盯着你,我还他妈的打你,你不是説你是七品夫人吗,来打我啊!”

“你!”

(ps:请各位注意,在端上有两本《破修武帝》,其中有一本书会在明天屏蔽掉,请大家在上搜索破修武帝,或者净洁水)

福州牛皮癣

南昌治疗子宫内膜炎医院

徐州治疗性病医院

福州牛皮癣医院

南充妇科

血塞通治疗脑梗塞
心绞痛发作特点
心绞痛很疼吗
心绞痛为什么早上发作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