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德兴信息网 > 体育

生命的隐患

发布时间:2019-09-13 05:25:19

十几年前,郝符在竹天镇任镇长的时候,就以镇政府的名义到处借钱。前后借了两三百万元,在镇西的五龙山上兴办煤矿。虽然那时候省里搞乡镇财政试点改革,在南里县十七个乡镇中,选两个镇设金库,搞试点。竹天镇是成了试点之一。镇里的税收可以直接缴入金库,自行掌握使用。不像其他乡镇一样,受制于当时的县乡财政体制。但是,紧打满算,税费收入也不过一百三十万元,镇里一百三十多干部职工,仅工资一项,就得一百万元左右。加上办公费、接待费、小车费等开支,一年的收入所乘无几。为了还债,镇里的钱总是东拉西扯,以至干部职工几个月发不起工资,怨声载道。

然而,五龙山煤矿却写入镇里“八五”经济社会发展规划,并要求两年建成年产10万吨的煤矿,三年初见成效,为镇财政每年提供税收40---60万元。作为一镇之长,郝符的主要精力基本上在矿上。其他的事项他都分给副职管。

煤矿建成生产的时候,举行的隆重的剪彩仪式。县委、人大、政府的主要领导都前往现场。县委书记亲自剪彩。这剪彩虽然是举手之劳的风光之事,但这其中之道,不说大家都能猜出七八分。县委书记在讲话中,肯定的郝符办矿对财源建设,对促进今后镇里经济社会发展的重大意义,说郝符此举是功在一时,利在千秋的事,是心系发展的壮举云云。煤矿建成投产那一年,县里投资百亿元的外商投资的火电厂项目正好建成投产,只要能产出煤来,就能赚钱。同时,也正遇县里换届选举,郝符成了副县长的候选人并顺利通过选举,还进了常委。真是“风顺要不了几桡片,背时要不了几瓜瓢”。当了副县长的郝符,还兼着五龙山煤矿的矿长。后来,煤矿生产经劳越来越亏,就进行改制。投资近三百万的煤矿,80万元就拍卖了。这是后话。

郝符上任后,凭着豪爽义气的性格,在公路项目与资金的协调上,敢签署红头文件,通过制定所谓目标任务,以超额完成目标任务考核奖励的办法,套取现金,并将其中70%用于向上“协调”。结果,省级公路项目与资金的政策一年比一年倾斜。几年时间,县里的公路建设便成了全省的典型。可是,总结上虽然写得头头是道,却没有涉及实让政策倾斜的实质性经验。并且,在采取协调措施的第一年,在争取项目与资金后,经县长同意,通过招投标,节省两百多万元资金,郝符出主意,用这钱给四大班子及主要领导全换上了当时比较高档的桑塔那轿车。还用节约的资金支助几个要求的呼声比较高,又与他有关系的村修建村级公路。在政声如旭日之日,他迎来了县里的第二次换届。并很顺利地坐上了县委副书记的位置。春风得意的他,开始出入高级娱乐场所。

有一次,郝符带着公安局常务副局长和他的秘书,坐上公安专职驾驶员开的警车,出差Z市。一天晚上,酒足饭饱后,秘书提议找个地方轻松一下。他说也好。于是,他们避开随行的公安局人员,各自找了位年轻漂亮的 ,包了房间。在他们的意识里,找个 ,不过两百块钱。却不知地方不同,场所不一样,收费差异大。享受服务之后, 说要八百八十元。喝酒烘了的郝符,觉得自己这么有实权的人物,居然还有人敢敲诈?更何况,随行的还有公安局带枪的副局长。于是,寒从心头起,怒向胆边生。郝符一气之下,冲着 说:“这种事,三五百块钱了不起!再敲诈也要睁开眼睛看看我是哪样人?” 从他的乡音中听出他不是本地人,于是不示弱地说:“不管你是哪样人,总之你不是本地人!你不拿钱,我就要叫保安!”郝符吼道:“你叫保安,那我就叫公安,我的公安局长,看那个怕哪个?”谁知,这个场所的一位高管,认识当地的党政要员,认为他是想赖账的江湖骗子。于是打了110电话。而这时,抓住郝符不放的 ,被他趁着酒力猛推一把,头撞在门的铁把手上,鲜红的血汩汩直流。 瘫软在地。郝符看势头不对,恐出人命,撒腿想朝外逃走。可是,他们吵闹过程中没见踪影的保安,这时却出现了。而是一来就是五六个。个个冷着脸孔,提着电棍。郝符心里一惊,想拿出手机给随行的公安局副局长打电话的想法都被惊得无影无踪。像他这样有“身份”的人,一旦遭受暴风骤雨般的殴打,身体上的伤痛暂且不说,一旦事情败露,名声还算小事,政治上就会冰天雪地。费了不知多少点头哈腰的心机和钱财,才有那样的权位。如果因为这样的事情山崩地裂之后,实在划不着。郝符的心里高速旋转着。正在几个保安咬牙切齿地逼近他的时候,他一急之下,脸色一阵红、一阵青的,举手告饶道:“弟兄们,有哪样话好好的讲,不要乱来!千万不要乱来!”正式在这时,冲进来一伙公安人员。不知是谁吼了一声:“咋回事?”几个保安回头看了看,停止对郝符的威逼。缓了下来。其中一位身材魁梧,脸色黑里透红的三十来岁的小伙子回答说,郝符打伤了他们的人。这时,那位 突然从地上爬起来,器闹着扑向郝符。两个民警劝住,说是先送她包扎伤口,再请她协助他们调查,这是怎么回事?

喜欢散步,爱吃特色小吃的公安局副局长罗开和驾驶员,在夜幕降临时,约郝符他们出去走走。郝符说他不想去。于是,和郝符打了个打招,那二人就出去了。当他们回来的时候,只看到郝符被当地警察拷起双手推上车的后影!罗开一惊,心里想说什么,却张开嘴说不出话来。想跑上前去救,却不想那警车发动机一响,像离弦之箭,嗖地远去。

通过连夜突审,事情的真相都在警方的记录里。郝符经过这一折腾,洒醒了。他要求警方不要将情况通报他所任职的南里县。要罚款,罚多少他都认。他会想办法交的。罗开通过熟人,找到当地分管治安的副局长。问明情况后,将郝符保了出来。

一场风波看上去平息了。

然而,不知为何,才过了两天,南里县城,谁都在议论郝符在某处嫖娼的桃色事件。为此,县委书记找他单独谈话,他失口否认自己没有那样的事。县委书记说,找他谈话,并不意味着对他就有看法。从某种意义上说也是为了保护他。可他不卖账。无论如何都说没那回事。

因为在一次高层官员聚会的宴席上,县委书记的酒已经过量,不能再喝了。可是,上级领导还在劝酒。县委书记碰过杯后,说是他已不胜酒力,想找人代喝。得到允许后,县委书记说:“老郝,把这杯酒喝了!”郝符一听,也喝多了的他,觉得比他年轻的县委书记有一种以官压人,显示自己的地位,并且不尊重他的命令口气。于是不服气地说:“我不喝!”县委书记觉得老郝太不给他的面子。县委书记说:“我拿给你喝是瞧得着你,也知道你还能喝才给你,你也太不知趣了,太扫面子了!”郝符一听,自己反而被怪罪,心想,你的官再大,你的年纪比我小,从年龄上,你说话也该尊重我点。官比我大一点,就觉得自己了不起。别郝符在部下面前耀武所威,说一不二的样子,但在县委书记面前,他的豪爽气,他的霸道气,还是收敛得多。因此,听了县委书记的话,郝符说:“你没看到?我也喝得太多了!再喝我也撑不住了!”可县委书记生气地斜了他一眼,把酒一喝,对他说:“如果你喝了这杯,死了我都负责!”

从那以后,他总是想,如果有一天有把柄捏在县委书记的手中,不会有他的好果子吃。因此,当他的桃色事件在小城传达室开后,县委书记找他谈话,他一开始就有抵触情绪。

然而,县委书记想了解的事,一个县委副书记恐怕是很难阻止的。虽然郝符相信他已摆平了事端。他出事的那个地方公安局的记录,没有谁能再看到。可是,郝符恰恰大意失荆州。

事怕认真。在县委书记的策划和安排下,郝符严重违纪的真相被揭露。于是,很快就撤了职。

撤了职的老郝,承包了两百亩土地,利用国家项目扶持资金,种了大片的经济林。并请了他在乡下隔了几代的岳父家的姑娘,他的小姨妹帮忙照看果树,招呼请人施肥、剪枝、除草之类。然而,他的小姨妹,不仅是他的雇工,还成了他的情人,并为他生了一个儿子。因为他家按国家政策,只有一个独生女。而传统思想根生蒂固的他,为了实现这个梦想。不知暗地里和多少女人发生过关系。而他的妻子的父亲,曾经是他在部队时的顶头上司。没有他的妻子,他不可能在部队被提为营长。也不可能在转到地方后,直接任副科长这样的仕途基础。更何况,他在仕途上能走上副县级岗位,还靠他的岳父从旁助一臂之力。然而,当他的妻子知道事情真相后,木已成舟。泼他骂他,他只是笑,一副死皮赖脸的样子。后来,他给他的那个乡下小妻妹十万元钱,就打发走了。孩子留在他和他妻子身边。有儿有女的,仕途上虽然不是很顺,但也算风光过。并且被处分退位后,还会利用他在位时的老关系搞项目赚大钱。

可是,看上去豪气的他,一提到钱,很是抠门。据说他承包土地种树,用推土机平时土地时,请了好几个人帮他挖排水沟。有一人人在山下挖,又有人在上面搬弄石块,以作沟埂砌石。结果,一不注意,上面的大石滚下,将下面那人砸得一命呜呼。当时有人出面调解,劝他拿四万块钱把事情了结。他说给他做工的人,全是一伙的。他给做工的交待遇过,安全问题要做工的自己负责。所以出了事他是不管的。最后,死都家属诉到法院,他被判赔款二十多万元,在法律的重压下,他不得不拿。而且他拿钱的时候,一张支票就解决了问题。

他虽然身家百万,但却开一辆价值两千多块钱的破旧小车。据说那车自从出厂,已连续用了十二年之多。有一次出远门,他开这车上路,并且喝酒闯红灯。结果被交警扣下。驾驶执照收了,行车证收了。可最后他拿出一个证,一个很有威慑力的特殊证件----国安工作证,那位交警不但把没收的证照还给了他,还向他恭敬地行了个军礼。并赔笑到:“首长好!对不起,请原谅!”不过,那位交警打亮一下车,还是善意地、小声地提醒他,注意车况,注意安全。威严得以恢复的他,虽然已不在位,那表情,还真把他自己当着位高权重的首长了。他对此得意了一阵子。并在朋友面前以此炫耀过多次。

有好心有朋友劝他换个新车。他说他还在处于创业阶段,没啥钱,再艰苦一下,等条件好了再说。朋友说他的车太旧了,不但影响他的身份,而且大不得意(不安全)。他说他现在是平头百姓一个,没什么身份可言。车虽旧,但只要不出远门,能开就行,起码比单车(自行车)好。朋友说不能比,骑单车不但稳妥,还比开这小车能锻炼身体。他说他也想换,只是资金上一时抽不出来,还是再等等。

有人说他开这样的车,是为了藏富,为了堵人家嘴。这年头,若是经常被人议论,时间长了,会出麻烦的。因为他毕竟才从领导岗位上下来几年。要是不注意,引起当局注意,被查的话……那会倒霉的。

然而,就是这车,葬送了他短暂的一生。五十多岁的他,就这样匆匆地走了。

据勘察现场的交警说,在那条有斜坡的公路上,他想超同一方向开得慢的大煤车,就按喇叭从侧边超车。但他这车太老旧,马力太差,轰了半天油门,只听到干吼,就是超不过去。这时候,他的对面,一辆载重的东风大卡车,转过弯来,如下山猛虎扑羊羔般向他冲了下来----由于下坡,大车一时刹不了车,急驰之中,撞翻了他的车,并随之翻下去将他的车压成肉饼。他的头部,像爆炸了似的,裂开了好几个口子。那张有点翘的苞谷嘴,扭曲得不成样子。嘴里的血,淌得到处都是。身上没有一块骨头是完整的。

有人说,郝符虽然活着的时候,曾经那样有权有势,活得值得,但这个年龄,这样死了,还是划不着。然而他死到临头,可能也没意识到,为了别的目的,却因此为自己的生命埋下了必然提前结束的巨大隐患。

共 45 9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小说叙述了一个叫郝符的副县长,在任职期间种种违规行为,直到嫖娼的事件被曝光,使人们看清了他的嘴脸,并且提前结束了他的仕途之路。回家的郝符俨然恶习不改,与小姨妹发生关系,并生下孩子。郝符虽然身家百万,却很抠门,整天开着一辆破旧的车,朋友们都劝他换辆新的,因为这辆车是在太旧了,恐怕会危及生命,可是他总能找出种种理由,结果出了车祸,人也没了。即使有再多的钱,又有什么用呢!生不带来,死不带去,一个典型的吝啬鬼形象,当初为几百块钱与 争执,后来不舍得掏钱换新车,为自己的生命埋下了必然提前结束的巨大隐患。【编辑:红荆】
1 楼 文友: 2010-05-27 08:40: 4 一个典型的吝啬鬼形象,当初为几百块钱与 争执,后来不舍得掏钱换新车,为自己的生命埋下了必然提前结束的巨大隐患。
2 楼 文友: 2010-05-27 16:10:02 好文章,欣赏学习。 广东省青年产业工人作协会首席特约副秘书长,贵州省作协终身会员,广东省作协会员《作品》网络版编辑,中国作家第一村作家工作室成员,观音山文学社副社长兼贵州分社社长,《塘厦文学》特邀副主编。《新文报》总编
 楼 文友: 2010-05-27 20:52:58 从红荆的点评,可见红荆真的是认真读了这篇匆匆草就的文字后,从鼓励的角度,用心给予点评的。谢谢红荆! 作者简介:二十世纪,六十年代中期,出生普定。爱好文学,读写为乐。乐于平凡,安命知足。不惑已过,天命在望。岁月东流,常怀梦想!
4 楼 文友: 2010-05-27 20:54:04 谢谢赤水河王万兵的欣赏与鼓励! 作者简介:二十世纪,六十年代中期,出生普定。爱好文学,读写为乐。乐于平凡,安命知足。不惑已过,天命在望。岁月东流,常怀梦想!
5 楼 文友: 2010-05-27 2 :20:52 记得《外套》这部小说的朋友都知道,在现实中的很多人,都有一张虚伪的面孔。而此小说中的郝符就披着这样一件外套。况且他也因小失大,死了都攥在钱字里。
我最欣赏的小说中对z市的起名,z有转折之意象征着郝符人生的起落。
小说语言犀利,但也过与直白。这是我个人小建议。望作者审视。问好作者。 喜欢文学一岁宝宝怎么不爱吃饭
宝宝口臭是什么原因
肠道感染有什么症状
小孩口臭是什么原因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