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德兴信息网 > 科技

逝水流年小說天賜姻緣之靈雀朝日

发布时间:2019-10-12 17:34:08

  “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两情若是长久时,又岂在朝朝暮暮”这些都是古往今来的经典佳话,人们广为传颂的都是有生命的爱情,但却很少有人知道,即便是石头也是有情的,这里就有一个关于凝崖山的绝妙传说……

  (1)

  我是整个师门中最优秀的弟子,师傅说我天生就是练武奇才,而我一直都是这么认为的那年大雪纷飞,我来到这个世上的时候,师门后山的千年曼陀居然开了,师傅说我生来就注定了不平凡

  “灵雀,你是这里最优秀的”师傅常常在我耳畔一遍又一遍地重复着:“如果你是一个男儿身该多好啊”

  “谁说女子不如男了”我仰起头来,挥着手中的剑轻舞飞扬地舞起来,看似最漫不经心的剑舞,却是招招夺人性命,这套剑法是师傅传授给我的独门秘诀,我从来都没有在外人前使过这套剑法

  “师妹”师哥清风在不远处喊了我一声,我当即收剑,师傅冲我点点头,我便将剑放在身后,走向师哥

  “师哥,你从砚山回来了,有没有帮我带……”我话还没有说完,师哥手掌摊开来

  (2)

  “好漂亮的石头啊”我满心欢喜地拿着漂亮的小石头,对着师哥一阵撒娇:“师哥,最好了”

  “你哦你”师哥捏了一下我的鼻子,我装委屈地看着师哥道:“师哥,听说你这次回来还把嫂子带回来了”

  “小丫头,怎么了,想见未来大嫂了”师哥刚说完,我就直点头,听说这个未来大嫂长得可是花容月貌的,我真的想一睹芬芳

  “行啊,只要你追得上我”师哥说罢,人已经飞身离去,我紧随其后

  师哥的轻功素来是我们璇玑门中最好的,我与之相比还是显得略逊一筹,“师哥,你等等我”我急着跟在后面,不一会儿居然不见了师哥的踪影

  经过一片深林,林间传来了一阵打斗声,我心下一阵紧张,躲在一棵树后观察起来,一群黑衣人正在围攻一个持剑的蓝衫男子,几招之内,蓝衫男子已经把不少黑衣人打倒在地

  “小心”眼见着蓝衫男子身后遭一黑衣人突袭,不禁叫出声来,一瞬间,黑衣人群发现了我的踪迹,有人向我袭来,我飞身后退着,把剑挥起

  “姑娘小心”蓝衫男子一阵急促的叫声,我恍然间回头,一时措手,眼见剑锋袭来

  “你没事吧”眼见着男子为了护着我,背上划了一道,我心中一紧,忙使出了漫天飞舞第一式“清风飘起叶飞落”,一下子黑衣人群化作一盘散沙

  “我帮你包扎伤口,你先别动”扶着蓝衫男子坐到树根旁,我从怀中掏出璇玑门的独门创伤药敷上伤口

  “谢谢姑娘”忍着痛,蓝衫男子一字一顿道:“在下步尘封,敢问姑娘芳名”

  “安灵雀”我细心地敷着药,扯下衣袖,帮步尘封包扎伤口

  “灵雀姑娘”步尘封看着我熟悉的手法,嘴角弯起道:“你好像对这个很在行”

  “江湖中人,不会些这个怎么行”我撇撇嘴包扎完伤口,起身道:“好了,这个药很管用的,你尽管放心,血是止住了,但还是要去看大夫,起来吧,我扶你去看大夫”

  “姑娘是江湖中人”步尘封似是很诧异地看着我说:“看上去姑娘好像没有沾上半点江湖气息”

  “那是我还没有出师呗”我小声嘀咕了一句:“是师傅不让我出师的,我可是早就想出来了你这个人嘀嘀咕咕这么久干吗,难道被刺伤刺傻了还不急着看大夫”

  “呵呵”步尘封突然笑起声来:“灵雀姑娘性子可真是有趣啊”

  ( )

  “你是什么人,他们又是什么人,为什么要追杀你啊”我端着熬好的大夫开的药方走过来问道

  “你怎么知道我是被追杀的呢”步尘封接过药碗,喝了一口皱眉道:“这药挺苦的”

  “良药苦口嘛”我伸出手在步尘封眼前晃道:“这可是我第一次熬东西,你看手都起泡了”

  “是吗,我看看”步尘封拉着我的手掌心仔细看着,突然轻轻吹起道:“还真是起泡了,吹一吹就不疼了”

  “对了,你还没有回答我你为什么被追杀呢”我很不适应步尘封的举动,忙把手放在背后,继续问道:“你可别跟我讲那群黑衣人出招招招致命是和你闹着玩的”

  “追杀我的人是魔教中人”步尘封缓缓起身,摸着床榻上的剑道:“我们图玄门因为一个传世秘笈而惹来魔教的追杀,传说这本秘籍的武功是举世无双的,练就了这身武功就可以天下无敌了,魔教是不会让不利于他们的人练成着绝世武功的,而我们是魔教最大的劲敌,所以,他们就一直在追杀图玄门的人”

  “是这样啊”我似懂非懂地点点头,因为师父不让我出师,所以对江湖上的门派之事我还是了解得甚少

  “灵雀,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师父和师哥一起出现在我面前,着实让我一惊

  “你们怎么找到这里的啊”我兴冲冲走上去好奇地问师父:“师父,你莫非有未卜先知的本领”

  “别闹了,师妹”师哥指指师父板着的脸,我兴趣阑珊地低下头轻声道:“师父,我错了,出门没有和你讲一声,让您担心了”

  “你也知道我们担心啊”师父沉着的脸总算有了一丝转机道:“天都快黑了,回去了”

  “哦”我应了声指指步尘封道:“师父,他刚才为我挡了一刀,不小心受伤了,能不能把他带回去”

  “哦”师父这才细细打量着步尘封,仿佛过了很久终于笑笑拱手道:“谢谢少侠救了灵雀,且随我回去养伤,可好”

  “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步尘封私下冲我挤挤眼,不知何意,有这么得意吗一路上我这样想着已经到了师门

  (4)

  一阵笛声,悠扬婉转,不觉循着笛声来到后山,感觉好眼熟啊,加快脚步走了上去:“步尘封,真的是你啊”

  “灵雀姑娘,你也来了”步尘封突然放下笛子胸有成竹地摸着笛子道:“你是不是被我的笛声吸引过来的”

  “你说呢”我给了他一个你说的是废话的眼神,坐在草坪上,仰起头来看着天上的星星道:“你吹的笛子让我想起了我娘”

  “你不是孤儿吗”步尘封不知道从哪里打听得来的小道消息,诧异地看着我

  “是我师娘啦”我顿了顿,继续清清嗓子道:“我师娘对我可好了”回想起师娘曾经对我的照顾和关爱,不禁眼角不争气地划过眼泪

  “怎么哭了”步尘封拿出一方绣帕,帮我擦拭起眼泪,小心而又温柔,突然间好像感觉到师娘又回来了,正享受着一阵温暖,突然间,我一把抓过绣帕道:“步尘封,这不是我的绣帕吗,你从哪里拿的”

  “我在地上捡的”步尘封忙不失将绣帕放在衣袖内一脸镇定道:“上面又没写你的名字,我还说是我的呢”

  “你一个大男人家用这个羞不羞啊”我叉着腰,一字一顿问道:“羞不羞啊”

  “你害羞了”步尘封直视的眼神让我无从适应地闪到一旁,脸上还真是烫烫的

  “莫非,你喜欢我”步尘封侧身靠近,我一个踉跄,差点倒地,步尘封眼明手快扶住了我,一阵戏谑声响起:“我的小灵雀,你就这么想投怀送抱啊”

  “谁是你的小灵雀啊”我立刻推开他:“少恶心了”说罢起身,慌忙离去,离去之前我恍然听到了步尘封吐字清晰道:“吾爱灵雀,天地可鉴”

  (5)

  “在你不懂得如何爱别人的时候,你就不要去接受别人的感情”师父的冷冷一声打破了我的沉思,“因为这样,你既得不到真爱又给不了别人的爱”

  “师父,你跟踪我”我只能想到这一层,怪不得在后山的时候我总觉的身后有人跟着我,原来是师父

  “你还小,不懂事”师父摇摇头,以一个过来人的身份劝诫我道,“当你真的学会怎么去爱别人了,你再去接受别人的爱”

  “我会爱别人了”我琢磨着师父的话,心下突然浮现起步尘封的脸,自己脸上一阵红,原来不知什么时候,心中已经暗自喜欢上了步尘封,只是浅埋心底,没有发现罢了现如今,步尘封挑破,我不禁仔细思考起来

  “死老头,你把我的徒弟藏哪去了”突然一阵鞭子抽来,桌子应声一分为二,我抬头看向来人:“你是谁”

  “千红,你来做什么”师父挡在我的面前直直看着被唤作千红的女子

  “江鹤,你把我徒弟步尘封怎么了”千红女子厉声地挥着鞭子道:“你是不是想坏我师门”

  “师父”正说着,步尘封赶回来,喝止了千红的出招:“你怎么来了”

  “哼,我不来,你会知道回师门”千红收起鞭子,冷冷看着我和师父道:“外面传闻,我们图玄门的首席大弟子被你们璇玑门带走,还被你们这的一位女弟子迷得团团转的,想必就是你吧”正说着,一阵凌厉的招式向我袭来

  “灵雀”看着我愣在那里,步尘封飞身前来接了千红一掌道:“师父,手下留情,并不是像外界所传的那样,我和灵雀只是真心相爱的”

  “尘封,你”千红怒目瞪着我道:“你这个臭丫头和你娘亲一个样子,狐媚子一个”

  “不许说我娘亲”千红刺痛了我最大的忌讳,那就是说我心目中设想最美好的娘亲,不待大家反应过来,我已然挥剑使出漫天飞舞的招式飞过去

  “师父”看着师父居然挡在千红面前,我手来不及收回,刺向了我的师父

  “你这个狐媚子的女儿,夺走了我的江鹤还不够,难道还要杀死他吗”千红周遭散发出无比的杀气,正欲向我袭来,步尘封在旁大叫一声道:“你们还想打架还不快救璇玑门主”

  “师父”

  “江鹤”千红和我两人怒目相对着,千红一个出手抱着师父,在我还没来得及反应的时候吗,一阵白烟起,千红带着师父,还有步尘封一起离去

  (6)

  “师妹,你真的要去图玄门”师哥在一旁急着劝诫我,因为我们两大门派向来是世仇,他恐怕我有去无回

  “我决定了”趁着师哥没注意,我一个点穴,师哥定在那里不动,只是眼睛眨眨地看着我,似乎在说:“师妹,你要小心啊”

  “我会小心的,师哥,你放心”我说了一句安心的话,转身提剑离去,过了这么久了,我要去找师父,还要去找步尘封

  “步尘封,你给我出来”站在图玄门的门口,我大叫一声,不理门口的一大群挥着剑的图玄门一干人

  “灵雀姑娘”步尘封走出来,居然是那么地生分道,“我看你还是回去吧”

  “要我回去”我指指自己,苦笑道:“你忘记你对我说过什么话了吗”

  “灵雀姑娘,在下向来喜爱开玩笑,你莫不是把玩笑话当真了吧”步尘封熟悉的脸现在在我眼里看来却是那么的讨厌

  “那你把我师父交出来”我想到这次来的目的还有就是找回师父

  “你师父怎么会在这里呢”步尘封居然还笑着说道,“这里是图玄门,请灵雀姑娘你看清楚了,不是璇玑门,你莫不是连自己家门都不认识了吧,哈哈”

  是在是忍无可忍,我一剑挥去,同步尘封打斗起来

  “你到后山等我,我会还你一个明白”步尘封一句轻飘飘的话让我不禁诧异,疑惑片刻,半信半疑地收起剑,转身离去

  来到后山,我揉了一下眼睛,使劲晃着脑袋,看到千红和师父江鹤一起,并肩有说有笑地走在一起,心中疑惑丛生

  “师父本来和江鹤就是一对”步尘封的声音在我身后响起,缓缓如流水般细细道来这一段尘封的故事

  18年前,江鹤和千红是江湖上人所羡艳的伉俪情侣,虽然两个人没有婚约在身,但是因为师出同门,感情深厚,所以从来都被公认为是一对,而懵懵懂懂的年少的他们也以为自是爱着对方的,断然不知其实江鹤对千红只是像对小妹妹般的亲情

  一次偶然,遇到了我的师母,才知道什么是真爱,两个人爱得无法自拔,江鹤不听众人劝诫,一意孤行娶了我的师母,而千红黯然离开师门,创立了自己的门派,图玄门,誓言与璇玑门势不两立

  (7)

  “那现在他们”我看着步尘封又看看师父和千红两个人好像已经化干戈为玉帛的样子

  “恩”步尘封点点头肯定我的想法是对的,嘴角扬起一抹笑道:“师父好久没有笑过了,现在你看他们多幸福”

  “既然这样,为什么,你要”我用疑惑不解又颇为生气的眼神盯着步尘封

  “因为我们两大门派在江湖上世人还是公认的势不两立”步尘封一句话让我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魔教一直以来对我们两大门派虎视眈眈”步尘封看着师父和千红,一字一句缓缓道,“但基于我们两大门派是宿敌的原因,他们也就没怎么一直针对我们,如果现在被他们知道我们两大门派和好,他们自然担心我们会联合起来消灭魔教,所以他们会更加快对我们的围剿”

  “这样啊”我恍然大悟,心下暗想怎么把这么重要的后果给忘记了,可是,我盯着步尘封的脸,心中一股苦涩弥漫开来,喃喃道:“难道就因为这样,我们不能在一起吗”

  “灵雀”步尘封一脸怅然地看着我失落的表情,突然伸出手来牵着我的手,坚定又温柔道:“你跟我来,我想好了”

  共 750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这是一个关于凝崖山的美丽传说步尘封和安灵雀分别是两大武林门派的弟子一日步尘封被魔教追杀受伤,安灵雀帮他包扎、煎药,两人慢慢暗生情愫正好二人的师傅曾经是要好的同门弟子,准许了他俩离开师门、浪迹天涯的请求他俩来到浣州,正遇上瘟疫流行二人运用所学的医术,稳定了百姓的病情,却无法根治瘟疫梦中仙人指路,让他们去锒铛山消灭纹兽,方可拯救浣州百姓他们同心协力,与纹兽殊死搏斗,最后将纹兽压在锒铛山下,而他们自己也为浣州百姓献出了宝贵的生命锒铛山从此竖起来两座山峰,好似一对男女相互凝视守望的模样这样的故事,充满着传奇色彩,颂扬了一种崇高侠士之风他们为了天下百姓,不惜牺牲自己的爱情,甚至自己的生命小说想象丰富,运笔圆熟,立意高远荐阅问好作者祝创作愉快【:燕剪春光】【江山部精品推荐】

  1楼文友: 16:29:44 这是一个关于凝崖山的美丽传说步尘封和安灵雀分别是两大武林门派的弟子一日步尘封被魔教追杀受伤,安灵雀帮他包扎、煎药,两人慢慢暗生情愫正好二人的师傅曾经是要好的同门弟子,准许了他俩离开师门、浪迹天涯的请求他俩来到浣州,正遇上瘟疫流行二人运用所学的医术,稳定了百姓的病情,却无法根治瘟疫梦中仙人指路,让他们去锒铛山消灭纹兽,方可拯救浣州百姓他们同心协力,与纹兽殊死搏斗,最后将纹兽压在锒铛山下,而他们自己也为浣州百姓献出了宝贵的生命锒铛山从此竖起来两座山峰,好似一对男女相互凝视守望的模样 有花皆吐雪,无韵不含风

  2楼文友: 16: 0:04 这样的故事,充满着传奇色彩,颂扬了一种崇高侠士之风他们为了天下百姓,不惜牺牲自己的爱情,甚至自己的生命小说想象丰富,运笔圆熟,立意高远 有花皆吐雪,无韵不含风

  楼文友: 16: 0:41 问好飞燕祝创作愉快 有花皆吐雪,无韵不含风

  4楼文友: 09:40:5 品文品人、倾听倾诉,流动的日子多一丝牵挂和思念;

  灵魂对晤、以心悟心,逝水的时光变得更丰盈和饱满

  善待别人的文字,用心品读,认真品评,是品格和品位的彰显

  我们用真诚和温暖编织起快乐、舒心、优雅、美丽的流年

  恭喜,您的美文由 逝水流年 文学社团精华典藏感谢您赐稿流年,祝创作愉快 爱,是人世间最美好的相逢,用文字找寻红尘中相同的灵魂

颈动脉有斑块应该注意什么
怎么治疗心悸心律失常
小孩骨质疏松会骨折吗
脑梗塞患者可以吃通心络吗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