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德兴信息网 > 健康

败家特种兵 第230章 我知道你是谁

发布时间:2019-09-25 21:44:38

败家特种兵 第230章 我知道你是谁

“嘭!”

“嘭嘭!”

“嘭!”

……

那手枪到了邓萧手里,就像突然有了灵性一般,一声声有节奏的爆鸣闷响,犹如黑夜里的惊雷,声未到,人先倒。

枪枪命中,绝无虚发!

看着一个一个的黑衣,就像收割韭菜一般,捂着大腿人倒下,夜帅不禁瞠目结舌,这才是真正的枪王,孤独邓萧吗?

这枪法,这气势,简直绝了!

在加上,崖壁上狙击的枪火压制,二三十人的黑衣人,转眼间,便倒下了大半,剩下的五六个,也吓破了胆,双手举过头顶,不敢乱动了。

此时,地上已经是一片狼藉,惨嚎不绝,血色横流!

尽管夜帅之前也出手过,但是像今天这样的血腥场面,他还是第一次见到。

他的胃里忍不住一阵酸呕,好悬没吐出来。

不过,最后还是被他硬憋回去了。

这种情形,要是吐到当场,被队友看到倒无所谓,被杀影和那个蒙面男人看到,那不仅丢面子,丢气势,更丢人啊!

“停!”就在这时,杀影主动喊道。

邓萧将枪在手中旋转了几个圈,收入腰间。

“哼,还好你不蠢,否则,我保证让你们这里所有人,腿脚全残!”

叼,真够叼的!

夜帅不禁啧啧嘴,笑了笑,他向着路边崖壁上做了一个停的手势。

这时,杀影才敢出来,她狠狠瞪了邓萧和夜帅一眼,然后不情愿道:

“你们赢了!可以走了!”

“我们当然可以走了,刚刚我们就可以走,只不过怕伤了人我们的人而已!”

邓萧不屑的回应了一声。

杀影皱了皱眉头,想要说什么,可是最后还是无力的沉默了。

这时,那个蒙面男灰头土脸的,从地上站了起来,嘟嘟囔囔道:

“麻痹,夜帅你到底是什么人?怎么会有这么多同伙?”

夜帅微微一笑,道:“我就一个小保安,那些不过是我的战友而已!反倒是你,咱们眼熟的很,你现在可以摘下面巾了吧?!”

这个蒙面男一愣,然后有些犹豫起来。

“你可以不摘,不过,我可不保证我的狙击手会不会手一抖,子弹穿过你的后脑勺啊!”

夜帅的话刚说完,蒙面男的脚底就多出了一个单孔。

“哎呀嘛呀!别,别走火啊!我摘,我摘。”

他被吓得惊叫连连,连忙向着夜帅身后躲去。

“呵呵,不用摘了!如果我没说错的话,你就是a市地下赌城兆元良的儿子兆戒吧?!”夜帅摇了摇头,淡淡道。

这家伙逃命的样子,一下子就让夜帅想起来了。

每个人都有一个很明显的特征,让人容易记住。有的是一个眼神,你就能知道他是谁,有的只要看他的背影,你就能认出他来,有的看到他走路样子,或者说话声音,就可以辨别出来他是谁。

可是,夜帅却是从这货逃命的样子,认出来的。

想想也是醉了!

这货平时就会装叉,可是一但被打怕了,胆子立刻小的就像个老鼠。

“嘿嘿,夜少,正是我。”

蒙面男摘下纱巾,露出了真容。

果真是兆戒!

“哼!说说你是怎么会在这里的吧!到底是谁,为什么要动用了这么多人来对付我?别告诉我

败家特种兵  第230章 我知道你是谁

,这一切都是你策划的?!”夜帅冷哼一声,冷笑道。

“你要是敢说,那么你家族就会被连根拔除,胆小鬼,你想好了!”

兆戒还没有开口,就被杀影打断道。

夜帅皱了皱眉,手中金光一闪,一根金针刺穿了杀影上下唇。

“聒噪!这一针是替璇姐还你那一记刀痕的。”

邓萧长长呼了一口气,叹道:“好神妙的暗器!这下这死女人该老实了!”

“呜呜~呜呜~”

杀影顿时说不出话来。

“兆戒,回道我的问题!”看到兆戒被吓呆了,夜帅重复道。

“啊,那个,夜少,我是新加入的,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啊!”

兆戒眼珠转了两下,暗道:“麻痹,我才不会那么傻说出来呢!如果我说了的话,不仅我家里人全部遭殃,第一个被干掉的就会是我!那个组织就是个变态啊!!”

夜帅眼睛盯着他,冷笑一声,“好吧!既然你什么都不知道,我就不问了。走吧,前面带路!”

兆戒一愣,没想到这么容易就混过去了。

“夜少,带哪里的路?”

“当然是见你们老大的路了!你们不是要把握帮去吗?那我就跟你们去看看!”

夜帅眼中露出一丝冰寒,笑盈盈道

“啊……”

兆戒嘴张得能塞进一个鸡蛋了,好半天,他才咽了两三口唾沫,缓解一下紧绷的嗓子眼。

“……那个,不、不好吧?!”

夜帅走到杀影跟前,手影晃过,金针收起。

“没什么不好!你们老道既然请我去,我自然不能驳了他的面子,你说是吗,杀影妹子?”

“你、你真敢去?”

杀影一边用手摸了摸自己的唇,一边脸色阴沉道。

“去!当然敢去!”夜帅不紧不慢的又去将另外两只金针,收了回来,继续道:“我不仅敢去,而且我还光明正大的去。你们大人这么用心请我,我怎么能驳了他的面子呢?走吧!”

杀影虽然毫无表情的带路,走在了前面,但是,他心里去乐开了花。

他们狼煞是谁,那可是世界空手道冠军,国际s级雇佣兵王,无论武力还是枪法,那都是绝对的高手中的高手,没有十几个人围攻,根本就近不了他的身。

“等一下,队长!”邓萧突然叫住了夜帅。

“孤独,怎么了?”

“队长,我们去那里,是不是等于狼入虎口啊?”邓萧有些疑虑道。

夜帅可以不惧危险,但是他必须得为队长考虑周详。

“放心,我心中有数!”

夜帅向他点了点头,露出自信的微笑。

“那,岩壁上的狙击呢?”邓萧提醒指了指漆黑的岩壁上方,提醒夜帅道。

他想在能多带点人,就多点人,万一遇到危险,也好照应!

“哦,我把这个给忘了!”夜帅一拍后脑手,不好意思道。

然后,他向着漆黑的崖壁上,打了一个下来的手势。

果然,没到两分钟,黑暗的岩壁上方,便有了动静。

山东治疗宫颈炎医院
山东治疗卵巢炎方法
山东治疗卵巢炎费用
山东治疗卵巢炎医院
山东治疗盆腔炎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