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德兴信息网 > 健康

铁岭一审宣判有人放炮庆祝有人失声痛哭

发布时间:2019-09-13 20:30:10

铁岭一审宣判:有人放炮庆祝有人失声痛哭

昨天,铁岭中级人民法院的足球反赌案一审宣判,39人不同的判决结果,带给39个家庭不同的感受。被当庭释放的被告人许宏涛被豪车接走,法院门口有人放上了鞭炮;刑期超出心理底线的被告人亲属则痛哭流涕,甚至当场昏厥。   大巴载来39名案犯   铁岭正是春寒料峭的季节,昨天铁岭中院的门口却气氛热烈。背着相机和摄像设备,拿着话筒的在警戒线外不停张望。警戒线内,数十名身着冬季制服来回踱步的警员。不少百姓看到这样的阵势也停下来,有人开始询问:“今天这是咋的了?”   这次,铁岭中院破例周末开庭宣判。宣判持续一整天,有39名足坛反赌系列案的被告人走上法庭接受宣判。上午8点,一个车队向法院开来,一辆警车开道,后面紧跟着满载被告人的大巴。也许是通过看守所的电视看到了其他人的刑期、也许是自己原本犯罪事实就不重被羁押两年将被放出,大巴车上的案犯多数表情轻松。多名身穿蓝色号服的被告人向窗外的亲人挥手。   8点05分,杨一民、张建强等人被押入法庭,两人并没有像传言一样戴着头套,但橘黄色的号服变成了蓝色,杨一民53号,张建强99号。在走进法庭的台阶上,杨一民跟他在去年庭审时一样没有站稳,一个踉跄差点摔倒。   杨一民激动而满意   相比之前的马拉松式庭审,昨天,针对杨一民的一审宣判仅用了20多分钟。为此,法庭休庭近40分钟,再对张建强进行宣判。   首次庭审时,杨一民满头白发、弯腰驼背,走进法庭见到亲人痛哭流涕。昨天在一审判决现场旁听的人士透露,杨一民表现正常。   杨一民的律师王树静透露,一审宣判后,杨一民非常激动,他非常满意,甚至没跟律师沟通就做出不上诉的决定。“杨一民说,虽然涉案金额中有70万元,确确实实不属于受贿,但他对判罚结果比较满意。按照刑法,10万元以上也是10年以上刑期,就算去掉70万元,他还剩下50多万元,他还是10年以上的刑期。”   张建强表现很淡定   张建强依旧保持着他强势性格。一位旁听人士透露:“从走进法庭那一刻起,张建强看起来非常淡定,他似乎对任何刑期都能够接受,他看起依旧很硬气。法官宣读了12年刑期后,张建强也只是点了点头。”   >>家属反应杨一民哥哥痛惜   我弟不该是这样的人   昨天,杨一民的哥哥、姐夫参加了旁听。一审宣判后,两位家属对判决结果非常满意,他们都很惋惜杨一民从一个学者沦为今天的阶下囚。   谈起杨一民,他的哥哥很痛惜:“杨一民不该是这样的人,从小到大家里对他的要求非常严格。后来他有了一些官职后,家里面一再告诫他,不要拿人家的钱,他自己也答应了,说让我们放心。谁能想到,他还是没有把持住自己,最后变成这个样子啊!”   哥哥仍为杨一民感到委屈:“很多都是礼尚往来,譬如家里老人去世了,大家来看看,杨一民平时也对别人不错。别人家里有点事,他每次回礼也都上万元还给人家的。”   不过,家属承认杨一民有一部分钱不该收:“法律是公正、公平的,杨一民到底犯了什么罪、该受什么样的刑法处罚,由法律来决定,他没异议,我们也没意见。”   杨一民的律师王树静透露,杨一民对昔日弟子们很失望。“杨一民在狱中,提出的唯一要求是,希望家人找到贾秀全等昔日弟子、同学给他上庭作证,但一个也没联系上。你看杨一民在庭审现场,哭得够惨吧。他每次见我时,哭得比这还厉害。”   5位亲属自驾车来铁岭   张建强女儿笑着说满意   昨天,张建强的家属一共来了5人,由他的女婿自驾车从北京一起拉到铁岭。   10点20分,张建强的一位家人匆匆从法院走出来,到了100米外的酒店门口停车场。张的女儿和女婿正坐在车上焦急地等待,他们对一审宣判既期待又害怕。3人避开了媒体聚集的法院侧门,快步从正门走进法院。对于的问题,张的家人未作回应。   不过,当告诉他们足协多名老同事给张建强带好时,张的女儿停住脚步,点头致谢。   一审判决出炉,5人坐上车,准备离开铁岭。一车人洋溢着喜悦,张的一位男性家属介绍:“我们现在返回沈阳,10天之后,我们再赶到张建强服刑的监狱探视他。”   此时,被问到对一审宣判结果是否满意时,张的女儿笑得很灿烂,她点头说满意。 [1][2]下一页王守业亲属当场昏厥   昨天下午的一审宣判人数较多,各位被告人的刑期上下浮动较大,导致被告人亲属情绪波动极大。   在宣布完多名球员被判有期徒刑1年、缓期1年执行之后,法官宣判前青岛海利丰总经理王守业5年刑期时,王守业的亲属因过于悲痛导致当场软坐在座椅上。在被人扶起后,她又昏倒在地上。   看到亲属如此状况,王守业有些语无伦次地对已晕倒的亲属说:“你别这样,快别这样。”此时,法官紧急通知早已在法院外候命的急救车。120呼啸着开入法院,医护人员进入场内对王守业的亲属进行急救。法院短暂休庭,大概10分钟的治疗后,王守业的亲属苏醒过来,身体虚弱的她拒绝离开法院:“我不走,我要再等等,跟他说会儿话。”最终在一审宣判结束后,她被人搀扶着走出了法院。   据旁听人士透露,一名家属因被告人刑期出乎个人预期,当场失声痛哭。“看起来还是很可怜的,法官都有点念不下去宣判书了。”   下午3点30分,铁岭中院总共耗费5小时完成了对39名反赌案案犯的一审宣判。此时,铁岭的太阳还没有下山。   >>律师说法   量刑整体偏轻   多数家属、被告人因刑期与预期相符而开心离去,但外界对此次足坛反赌案一审判决案件的量刑认为偏轻。   昨天,在39人一审判决结果出炉后,北京市律师协会刑事诉讼法专业委员会副主任韩嘉毅律师表示,对杨一民的量刑相对偏轻。   韩嘉毅律师说:“对杨一民等人受贿罪行为的具体量刑,除了要看其受贿的金额外,还要看其行为的特征、方式、隐蔽性,特别是其产生的社会危害性。就杨一民的案子来看,其行为对整个中国足球市场甚至体育产业都会产生相当巨大的冲击。如果负面影响如此之大,就不能单纯凭金额来量刑。”   韩嘉毅认为,对前面几个人的量刑相对偏轻,可能会对后面南勇等人的量刑产生一定影响,会有一定的示范效应。   >>聚焦“自由人”   前谢菲联老板飞跑着出来   从法庭出来,前成都谢菲联董事长许宏涛甚至是飞跑着出来的。他的手铐已被解下,从法律角度讲,他已属于自由公民,所要做的仅是去羁押的看守所办理离所手续。   昨天中午,跟随法院大巴赶到看守所门口。一审判决半个小时之后,看守所的接待室就挤满了人。有11人的刑期都是“判一年缓期一年执行”,马上即可重获自由。他们换上便装,面色淡定,只有前成都谢菲联副总经理尤可为还穿着看守所发的浅绿色棉袄,窗外的家属提醒他脱下,他却摆了摆手。   手续办妥,大铁门打开,11人先后走了出来,家属簇拥上去,大家的脸上洋溢着笑容,还有人落下眼泪。前成都谢菲联董事长许宏涛钻进一辆崭新奥迪车,迅速离开。   前中邦球员踩碎塑料杯   “小旭,快把东西扔了吧。”一位朋友在旁边提醒着谭旭,这位前无锡中邦队的守门员,穿着一件薄薄的白色运动服就从铁岭看守所走了出来,他的手上是一份法院刑事判决书,还有一个塑料杯和一个牙刷。   2008年11月1日,青岛海利丰队与无锡中邦的比赛中,海利丰老板杜允琪为助球队保级,花100万元收买对手,谭旭正是被买通的球员之一。那场比赛中邦0比3失利,海利丰成功保级。事后,每个被收买的中邦球员收到了10万元至15万元不等的“好处费”。   这笔钱让谭旭付出了代价,随着足坛反赌系列案件的展开,他被羁押进了看守所,昨天上午被判一年有期徒刑、缓期一年执行。这意味着办完手续后,谭旭就可以回家了。   “危害了社会,我对不起大家。”谭旭面带微笑,但不愿面对镜头,也不想接受采访。有人问他今后是否继续从事足球事业,他说:“还没有想好。”得到朋友的提醒,谭旭将手中的塑料杯扔在地上,踩得粉碎。其他人都被亲属、朋友用车陆续接走,谭旭和另一位释放的球员搭乘便车离开,随后两人再次来到铁岭中院,和等候在马路对面的一位亲属一起,3个人拉开鞭炮点燃,随后离开,身后炮声轰隆、火光闪烁。   本版采写本报特派铁岭孙永军

前一页[1][2]

5个月宝宝发烧
丁桂薏芽健脾凝胶价格
小孩不消化家里备什么药好
宝宝咳嗽怎么办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